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恋上彼岸花]

[复制链接]

1763

主题

1763

帖子

530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0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不透的镜花水月不过我指间烟云,世间万年如我一瞬。
   
    [恋上彼岸花]
      
   
    “非典。”我简单的答了两个字,又打发了一个想见面的网友。
      
    感谢非典,给我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我从从容容拒绝得不露一点痕迹。
      
    白菜不以为然地对我说:“小妖,小妖,非典已经是前年的事了,你能不能换一个新鲜的借口。”
      
    白菜不止一次地问我为什么不见网友,我的答案是不给自己变坏的机会。我是一个固执的人,固执于某些事,某些心情,认定的事情一往无前,不论是非善恶。然而我始终没有为非作歹的机会,因为我早就习惯了做一名世俗的平庸女子,所以我只能沦为网上的一只小妖。
      
    去年底,在一次人为精心策划的兵法实战中,我败下阵来,唯一可以心里平衡的是卷铺盖的不只我一个,十几个摩拳察掌的难兄难弟一同递交了辞呈,这让大家走得都像个英雄。
      
    成为英雄的结果是我像个狗熊一样在家里窝了一个冬天。然后在我冻僵之前我选择了逃离或者重生。
      
    春天来了又走,E时代的天空没有春夏秋冬,我有的惟有这“东方金座”的公寓,唯一令我感到安全的“家”。16F的高度使我对西湖的美景和这个城市的繁华了如指掌。午后的太阳晃得人头昏脑涨,显示器前,我坐以待毙。心灵深处的,我不敢触及,流于表层的事实,我视而不见。当文字成为一种敷衍,我的笔尖便布满尘垢。写完这句我哑然失笑。我的笔筒里满满的插着各式各样的笔,没有一支写得出来,我的思维就像这些五颜六色的笔,装模做样地插在笔筒里,只是一种摆设,证明我还在呼吸而已。我有些怔忪的看着显示器,QQ—那胖企鹅标志却又开始欢快地跳跃起来。
      
    “小妖,我把你的简历寄出去了。你就等着面试吧。”白菜打出大大的“^0^”。我自嘲地轻笑,她终于看不下去我的自甘堕落了。
      
    “什么公司。”我问。“中德合资企业,老板帅呆了。近水楼台,小妖你可不要错过金龟啊。”白菜从来就是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
      
    “好男人都结婚了,我对第三者的头衔没兴趣。”我不以为自己还能爱人,自从我和风分手后。
      
    没有人知道我不见网友的理由,那个冬天的记忆给我锁在脑海深处,自己也不想触及。
      
    考上大学的第一个寒假,无聊的我开始了上网,当时我还不是小妖,我叫樱澈。四月的樱花或许是这世上最灿烂浪漫的美景,只一眼我就迷恋上了它。飘落的花瓣,映衬着清澈的水,是怎样一种鲜活的存在!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结识了风,一个长我七岁留学德国的大男孩。他说他是春天的风,展袖一舞便醉了整个江南。
      
    我告诉他宝石山的夕阳一定不会比雷锋塔逊色;他告诉我莱茵河畔的落日同样美得让人轻叹。我告诉他今年西湖的荷花开得格外妖冶;他告诉我他门前大树下的铃兰在随风翩跹。
      
    最恨时差,为何他的白天却是我的黑夜?我不甘心这样和他错过。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因网络而消失,整整三年有他陪我一起渡过。我熟悉他的思维和讲话的方式,知道他的习惯和小秘密,惟独没有见过他的样子,他也没有见过我。因为他的原因我选修了德语,只为能够更加贴近他的生活。
      
    “等我,樱澈。”相识第三年的圣诞前夜,他没有上线却发了封Email给我,信里只有这样一句话还有他航班抵达萧山机场的时间。我呆呆看着信,说不出心里是怎样的纠结忐忑。
      
    好象在等候法庭宣判一样,我看着他走出通道,网恋见光死的恐惧让我的脚步沉重。他穿着红蓝相间的羽绒服,英俊的面孔神采飞扬。“你是樱澈。”风的声音很好听。我看着他迷人的笑容,却总觉得陌生。那个网络里能够触动我灵魂深处的风似乎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又在发呆了,小笨蛋。”风伸出手抚摩我散落的长发。我轻轻闭上眼睛,试图找寻记忆里的温馨。
      
    龙井茶的叶子在玻璃杯里打着漩旋转,蒸腾的水气模糊了彼此的视线。从不知道茶也会醉人,可我想我一定是醉了,沉醉于风温暖的笑靥。
      
    风实现了他的承诺,我们牵手漫步西湖,那时的天空飘着清雪。“樱澈,我要留到四月,陪你一起去看樱花。”风的怀抱好温暖,我倾听着他的心跳声,多希望时间就此停留,停留在此时、此刻。
      
    张开手接住一片飘落的雪花,看着它在掌心融化凝结成水,仿如泪滴。“风吹,花落。是我辜负了花期,亦或是花期许给了寂寞?”我轻喃。
      
    “我不会辜负花期,更不会让花寂寞。相信我,樱澈。”风认真的看着我。我微笑,为什么不相信呢?
      
    圣诞钟声瞧响的那一刻,风吻了我。“圣诞快乐,我的樱澈。”我无言地依偎在风怀里,问自己:这是不是就叫幸福了呢?
      
    风留在了杭州,他住华北饭店。每天我往返于学校和他的住所。
      
    风不让我再上网,他说要我习惯现实中的他而不是网络。
      
    只有他才是我迷恋网络的理由,我也答应了。丢掉了QQ和邮箱,我不再去从前熟悉的BBS, 不觉得可惜,对于其他网友我说过:缘聚缘散,不要刻意强求什么。
      
    我没有想到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同样突然,真实接触的风不是记忆里携永的那一个。终于有一天,我对风说:我发觉我爱的是网络里的你。风当时的表情让我心痛又害怕。三年的感情终结于真实相处的十三个日夜,我欲哭无泪,目送他依旧穿着红蓝相间的羽绒服走进机场。他是该走了,去海的那一边,德国。
      
    “樱澈,告诉我你还爱我。只要你说是,我就不走。”风的声音有些哽咽。我对着手机发呆,无语。“马上要登机了,樱澈,你说话呀!”他的声音通过话筒在我耳边回响。
      
    “风,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我们没有见过面。这样,或许我会爱你一辈子的。”说完,我关掉手机。泪,不知不觉间滑落,由热变冷。心痛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就像离水的鱼,在冰冷的空气中慢慢窒息,慢慢沉寂。
      
    我申请了一个新QQ,我改名叫小妖,我不再去从前的网站,而是到处流浪。寂寞让我习惯性地在键盘上敲打出支离破碎的回忆贴在BBS上,任脸上长了个小的白点怎么解决人浏览或看它极快地给其他帖子湮没。
      
    看不透的镜花水月不过我指间烟云,世间万年如我一瞬。
      
    刺耳的门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和从前的无数次一样,我的枕上是快要风干的泪痕。
      
    “小妖,小妖,快点换衣服。”白菜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把半梦半醒的我推进浴室。从浴室出来我一身整洁、神清气爽。“什么事这么急?去武林路血拼啊。”白菜是走在时代尖端的女子,她的衣柜里永远 少一件。“要血拼有的是时此节长脱你还需有应对之法间,今天你面试。”白菜似乎比我还紧张,一阵地的手忙脚乱后,她吐了口气。我搽上淡粉色的唇膏,轻盈地转了个身。“还满意么,小姐?”
      
    让我意外,面试的公司居然就在隔壁—“东方金座”双子楼的另一幢。
      
    “樱之梦?”我对着公司的名字发愣,几乎没有高科技公司会选择这样的名字。“怎么样,很眩是不是?”白菜邀功似地看着我。“你叫樱澈,这家公司叫樱之梦,我总觉得你和它有缘份。”
      
    “什么时候你也开始相信缘分了?”我和白菜在接待员的带领下走进会客室等待面试。白菜信天主教,她对佛教是十窍通其九,一窍不通。“见到这家公司楚总的那天起,我就信了。”白菜笑得好神秘。
      
    脚步声不急不缓地响起,门打开的一杀那,我第一次见到了楚枫,樱之梦的CEO,白菜口中的金龟。
      
    他的穿着很休闲,清俊的面容,唇边微泛起淡淡的笑容,细金框眼镜更给他增添了一种叫做气质的东西。这男人如风般温柔,也如风般让人琢磨不透。
      
    公式化的对答后,楚枫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你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周一就可以。”是我的错觉么?楚枫眼中似乎有着一些我不明白的信息。
      
    我的职位是楚枫的秘书,他是个认真的上司。我想,我喜欢和他一起工作,他的睿智机敏让我受益匪浅。
      
    “一杯曼特宁,不加糖,加牛奶和柠檬粉。”楚枫第一次要求我给他准备咖啡,我为他和风相同的怪异口味而惊讶。我记得风告诉我他喜欢曼特宁的不加糖,但一定要加牛奶和柠檬粉。
      
    “为什么会想到来杭州创业,一般来说上海不是更有发展的潜力?”闲暇时,我随口问。
      
    “我来看宝石山的夕阳是不是真的不比雷锋塔逊色;也想看西湖的荷花开得怎样的妖冶。”楚枫微笑的回答。我忍住冲口而出的惊讶,很少人会用妖冶来形容荷花,可我在网络上和风说过相同的话。巧合,一定只是巧合!
      
    真的很奇怪,我明明不认识他,为什么会熟悉他的习惯?很多时候只要他的一个眼神或动作我就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而他也同样的了解我。他知道我只喜欢牛奶和橙汁,却只肯吃苹果。他知道我讨厌鱼刺却爱极了海鲜。他更知道我疯狂的迷恋贝多芬、李斯特,却永远搞不清楚流行的偶像是什么。我越来越迷惑,却害怕去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
      
    “还不回家,已经很晚辽宁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怎么走了。”楚枫倚着门,双手自然地环在胸前。我抬起头,惊讶时间的流逝。“我忘记看时间了,对不起。”“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给了你太多的压力。”楚枫等我拿包走出办公室,他的绅士风度总是不经意的展现。
      
    “我喜欢工作的充实感。”这样的生活让我很久没有想起风了,是淡忘了么?“很晚了,我送你回家。”楚枫的强势不由我拒绝。“我家就在隔壁,很近的。”我委婉地拒绝他。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和他单独相处,或许是因为那些对他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作祟。
      
    “几楼?”楚枫挑了挑眉问我。“16FA座。”我乖乖的回答。他的表情让我想起高中的训导主任。
      
    楚枫笑了,笑得很神秘。“真巧,我就住在B座。请多多关照呀,邻居小姐。”我的笑容凝固了,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从那天开始,在我不知不觉得时候,楚枫已经悄悄地溶入了我的生活。第一次被请去他家,我好奇地打量他风格独特的房间格局。“你也喜欢窝在沙发上么?”我发觉他客厅的沙发格外宽大舒适。“想象一下睡在上面的感觉,一定很舒服。”楚枫似乎在引诱我,我用力让自己打消要躺上去的欲望。哎,真的要想睡睡。
      
    楚枫的手艺很好,我也厚脸皮的赖到他家乞食。人懒,就不要自尊了。他也不会拒绝打理我的饮食,似乎他做饭给我吃天经地义。
      
    “白菜,我想我恋爱了。”我终于下定决心打上了这句话。“你爱上楚枫了么。”白菜意外的气定神闲。“你怎么知道!!!”三个惊叹号。“除了他,你身边还有哪个男人可以让你心动?”好坚定的回答。“不要错过机会哦,小妖。”末了,白菜鼓励我。
      
    “樱澈,生日快乐。”照例在楚枫家用完晚餐,他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我惊喜地看着他,我自己都把生日忘记了。“看看喜不喜欢?”楚枫鼓动的微笑,看着我打开盒子。里面一条精致的细白金链子,芙蓉石雕琢出的樱花琏坠,晶莹剔透得仿如随时都会羽化成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全国找鸡婆

GMT+8, 2018-11-17 10:10 , Processed in 0.8783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